所幸生而无望。

百俗

*不是特别的哪一对,它有着我喜欢过的每一对rps的影子。


他不明白,为什么时间并不能代表爱情,这也是他后来才知道的。

最早的访谈应找不到出处,但他记得那人说过,对着自己的搭档,更容易放松,更容易失控。

他说,自己演过那么多爱情,却没有尝过其中味道。

同事似懂非懂,多问一句:暗恋也没有过?

他皱起眉,接着笑,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和很多人是好友,也跟人演过恋人,但最圆满的爱情给了戏中人。有很多人,就唯独不是那个人。

曾以为会一起演到哪个年份,但最后先离开的肯定是两个人中的一个。今后的时间,也因离开而显得淡薄,直至透明。

这个时候,时间又能代表爱情了。

他和他没有太多共通处,最大的相似是两人都念书,都恋爱,都拍戏,却都无法重合。

他看他交友,看他恋爱,他一直在走,静止的是自己。他不是最先靠近自己的人,却是自己最捉不紧的那个。可是并无关系,有时候,点火时两个人之事,燃烧却只是一个人之事。在或不在,都是必然。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已有之事,后必再有。久行之事,后必再行。

那个人,仍然滴水不漏,谈笑自若。像静谧的浓雾。那人曾说:思想可以自由,说话必须谨慎。他从未忘记,却永远也做不到如此,他永远就像一团火,在燃烧中发出炸响。

明明想要太阳,却只能照到阳光,很可笑也很现实。

拍完戏,那人对他讲:“回见。”

他点头:“回见。”

那人拍拍他肩:“记得常联系,我会想你。”

他在他的脸上没看出其他表情。

还好,自己最好的岁月,给了这段感情,其余的,交给时间。

评论
热度(9)

© 北海有鲸其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