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生而无望。

肖根 | Loveless 【5】

*标题数字非章节


非正剧向,一个炮友变情侣的早就想写的恶俗梗,不会太长,十章以内完结。

 

没什么文笔,写不出她们之间哪怕万分之一的张力,一切ooc和不好吃的原因都是我,还请见谅。



6



Root再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John正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站她卧室门口,她顿时觉得自己还是继续睡着比较好。



别装,John抬手在门上叩了两下,我看见你睁眼了。


于是她只能认命,挣扎着爬起来,虚晃着咳了一下,试图转移话题,说她走了?


要不你还得让她在这儿给你做饭?John气的不爱搭理她,直接转过身去从沙发上把她的衣服一把抄起往床上丢,说话都没带好气。过分了啊,你居然现在都把人领家来了,真越来越野了。Root早就接东西接出经验来了,这把动作灵活熟练地一躲然后另一只手一接,成功完成任务,接着就把衣服重新套到身上去,没接腔。


于是John一时也说不出什么了,接着就从卧室出去。Root也就不再去管他,直接扭开床头灯,从抽屉的烟盒里摸出根烟来点着。


一点红光点燃,在夜晚时分像是被深蓝色海水包围着的孤独的星。她还没抽两口,就听见John隔着一堵墙冲她喊着,桌上留了份苹果派,我猜是你那小女朋友送的,你准备怎么办?


听到那句小女朋友的时候Root就给逗笑了,结果这一笑就被烟呛了一下,她一阵儿咳嗽,大脑中压抑着的眩晕又开始腾升。缓过来以后,她又吸了口,吐出的烟雾像一声叹息缓慢地淡却了白色。烟雾缭绕间她不知怎么回事就想起了Hanna,想起她枫糖般的眼睛在夜色里亮得惊人,想起自己这事后一烟的习惯好像就是那时候养成的。 


John再叫她的时候Root正看着烟灰像粉笔渣一样细细碎碎地往下落,再开口的时候,她声音有点沙哑。


就扔了吧。她说。

 

 

她跟Shaw不清不楚的关系就这么定了。


有时候是黑发小个子毫无预警地出现在她家门口,有时候是她直接开车在医院门口等着下班的时候接她,也有时候是Root给她发个短信调情然后就能收到一个房间地址的回信。通常她们不用说太多话,几乎一见面一停脚就是吻,无数的亲吻,然后就是扒光彼此,再然后就是一场疯狂的冲撞和性爱。



做爱的时候,Root多半是醉的,身体加上精神的疼让她在床上的时候放纵的像个疯子。Shaw偶尔会在走的时候给她买份东西,派或者什么别的,Root表示不管是炮友还是第二轴她都没见过Shaw这么贴心的,Shaw就瞪着眼没什么表情地说她只是觉得万一某人自己把自己饿死,尸体会有点难处理。一开始Root不会理睬这些,仿佛这是一条线,在线这边她依然是安全的,她们的关系不过是简单的床伴,不谈感情的那种。但日子久了这感觉就淡了,后来有一天她醒过来忽然觉得挺饿的就凑合着吃了,再后来也就不怎么扔了。

 

那天John回来的时候,Root听见开门声,可是爱理不理的没抬头,自顾自的把桌上的派端进屋子里,毛绒拖鞋趿拉趿拉地在地板上拖沓。


于是John站在门口,连鞋都没换呢就瞪大了眼睛生瞅着他,就跟见鬼了样的。


Root就睁着眼睛给他瞪回去,一副挺无辜的样。


最后还是John先开口,说你该不是跟那个小个子的,脸冷得像她用的手术刀一样的医生好了吧?


没。Root一听这话就笑了,摆了摆手,接着吃派去了。别逗了,John,我和她啥也不是。


接着又歪着头,很认真地想了下,补上一句,哪像手术刀,她笑起来挺可爱的。


John听了直摇头。

 


然后日子就这么过的,她渐渐开始习惯跟Shaw唇齿交缠,习惯索取,一遍一遍,任由自己放肆。习惯了被性爱点燃的快感,以及在身体里一点点发酵的酒精带来的热潮和狂乱。



Root到后来才知道习惯是多么可怕的东西。



TBC




太久没写肖根,手生,ooc得十分严重,非常抱歉。


评论(17)
热度(107)
  1. karma.229北海有鲸其名落 转载了此文字
  2. FAQ北海有鲸其名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 北海有鲸其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