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生而无望。

肖根 | Loveless 【4】

【1】【2】【3】


*标题数字非章节



非正剧向,一个炮友变情侣的早就想写的恶俗梗,不会太长,十章以内完结。

 

没什么文笔,写不出她们之间哪怕万分之一的张力,一切ooc和不好吃的原因都是我,还请见谅。






4.5

 

一直到笑够了Shaw才开口说,你真行,老戏骨了吧。她依然抵着Root,带着笑意的声音像被砂纸打磨过一样,泛出一样的低沉和沙哑。

 

Root跟着笑了笑,不说话,一边绕过她的怀抱一边抬起手来把前额上落下的头发像后面理了一下,走出去脚步虚浮得打着晃儿。

 

Shaw这才注意到她脸色异常的苍白。

 

你又喝酒了。

 

这其实是句废话。Shaw弯腰捡起地上一个空了的酒瓶,没忍住,还是问了句,知道自己胃还老喝酒,你受虐狂?

 

Root不愿理她,也没想把Shaw当个客人招待招待啥的,就跌跌撞撞地越过地上摆着的酒瓶,随手把沙发上的外套往旁边一扔,头也没回地对Shaw说,这是你们医生的职业病吗,管真多。你随便找个地儿坐吧,这也没收拾,乱七八糟的。

 

她倒是没想到Shaw还较真了,直接抓过她的胳膊,说胃不好就少喝,还得养成少肉多菜的饮食习惯,减轻肠胃的负担。而你,她接着指了指垃圾桶里面那份儿外卖盒,盯着Root的眼睛说,你这样早晚把自己造死。

 

 

Root好笑地瞅着眼前的这个小个子,眼睛因为刚才的亲吻而弥漫着氤氲的雾气。她忽然发现这好像是自己第一次认真打量过这张脸,小个子女人仰起头挑着眉毛盯着她,带着点怒气的脸倒是有些可爱。这些都没有错,只是她和Hanna没有任何相似之处。这样想着,Root突然就有些恍惚。她依然没法提这个名字,一提她大脑就会死机。

 

所以她就只是皮笑肉不笑地说,Shaw,身为一个炮友,我想你管的有点太多了。

 

那一瞬间Shaw的表情有点蒙,好像是没想到Root能说这个,就跟Root误会了啥似的,接着说,不是,你……

 

Root不感兴趣,她头痛的厉害,脑子嗡嗡地响,一阵儿胃翻搅着,她及时地预见了可能会发生的场景,于是一把推开Shaw,直接冲进卫生间。

 

吐的时候她脑子又关机了,脑子一片空白。本来胃也感觉不到疼的,这一吐,就跟胃像在被剪刀横向裁开一样,鲜血淋漓之后眼前只剩下一阵阵跳动着闪过的白色光斑。

 

再回过神来Shaw在她旁边,半蹲着,一只手帮她撩着头发,另一只手按着那个冲水键。她虚脱一样的毫无力气地趴在冲水马桶边缘,指甲死死地抠着着那块冰凉的瓷,看着旋转下陷的水涡,眼睛一阵阵黑的白色光影乱闪,半天回不过神来。

 

Shaw坐在旁边扯了卫生纸丢给她擦嘴,一边得意洋洋地笑着说,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5

 

要是Root没疼的喘不上气她是会怼回去的。

 

但现在她啥也说不出来了。

 

Shaw也意识到了,吐完了也漱完口之后的Root更苍白了,她一动不动的趴那儿喘,脊背弯曲着,像根倔强单薄但要被重负压断了的竹。

 

这样的Root带着Shaw说话的声也正经了,问你怎么样了?疼得厉害?

 

说着手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到Root捂着的胃那,Root条件反射的一躲。这一躲完她就后悔了,整个身体一动都在疼得哆嗦,要不是嘴唇抿得厉害,Root觉得自己嗓子里的颤音都要晃出来了,还是那种特别抖的,风一吹就破成渣渣那种。

 

没想到Shaw这把儿直接把给她抱起来了,然后就往卧室里扔。

 

Root在她怀里为这该死的公主抱气的呲牙咧嘴的。

 

事实就是,Root没想把Shaw当客人,于是人家也干脆就没把自己当外人了,公主抱就算了,接着又完全无视她的抗议直接把她往床上一扔就开始蹲下来在床头柜里翻腾。

 

Root想Shaw这一扔也是挺狠的,这一下她就觉得自己真是没劲挣扎了光胃疼的都要吐血,叽叽歪歪的话到了嘴边,也就剩下没几个字了,

 

那就是:别找了,没有。

 

Shaw可能真叫她给气着了,骂都懒得骂了,只是手上的动作停了,抬起头淡淡地瞥了Root一眼,说你这种家里都不备药的人,那晚包里的怎么又会有药?

 

那是个意外。

 

Root只觉得自己胃疼得更厉害了,哼哼着丢下一句话翻过身去。胃疼得她也懒得张嘴,干脆就闭了眼迷迷糊糊的躺着,不再理人

 

Shaw也不再说什么,直接从沙发上拿了外套走人了。Root本来原本以为她已经走了,迷迷糊糊的都要睡着了。谁知道过了一会儿,门又自己开了,一盒药片扔她跟前。然后Root才睁开眼,恍恍惚惚的看着床边站着个头发有点乱的Shaw。

 

她说,把药吃了吧。

 

Root用胳膊撑着身子,坐起来了点儿看他,还有点朦胧的眼睛里懒洋洋地流淌着笑。

 

Shaw没理他,直接倒了杯热水递过去,也不管烫不烫的。

 

手指接触到杯壁的时候滚烫,但Root没躲,也没迟疑,手掌一弯把手心整个贴在杯壁上,就这样静静地空握了一会儿,直到掌心因为热度而完全通红。

 

过了一会儿,Root才开口说,等会儿再吃吧。

 

Shaw搞不明白这小疯子到底要干嘛,就看着她把水杯放下了,其实心里有点莫名其妙的火大,然而他还没说点啥,Root就直接拽着她的衣领把她拉过去开始吻她,灵活的舌头直接毫不掩饰地长驱直入。

 

漱过后嘴里淡了很多的酒气还是很明显,Root的呼吸滚烫,微醺的热气呼到她脸上的时候暧昧得让人浑身发烫。

 

Shaw挣扎着支起身子结束这个吻,看着她身下的人头发凌乱,微微红肿的嘴唇上挑,带着醉意的眼睛里有奇异的漫不经心的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你他妈有什么毛病啊。

 

而Root只是歪了歪头,对着她眨了眨眼,带了点情欲的眼睛满是水汽。

 

在吃药之前我想好好睡一觉。

 

她说着这话一边扬起嘴角来笑,嘴角弧度上扬的很慢很慢,慢的越从颓废中越加透出性感。暗示已经很明显了,Root决定Shaw要是还是没反应她就一脚把她踹下床。

 

Shaw愣了会神来适应这诡异的脑回路,笑着俯身吻下来。

 

外套丢在地上的时候,她一边靠近一边声音很缓地说,你他妈就是个疯子。






喜欢请不要忘了小红心和评论


有点迟的新年快乐【比心


评论(13)
热度(140)
  1. karma.229北海有鲸其名落 转载了此文字

© 北海有鲸其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