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生而无望。

肖根 | Loveless 【2】

第一章:Here

非正剧向,一个炮友变情侣的早就想写的恶俗梗,不会太长,十章以内完结。

 

没什么文笔,写不出她们之间哪怕万分之一的张力,一切ooc和不好吃的原因都是我,还请见谅。

 

*我要开始洒狗血了!我跟你说我洒起狗血来我自己都怕!我真的预警了你们自己悠着点!

 

 

 

2

 

嘿——

 

有人轻轻地推搡着她,陌生的嗓音低低的透过夜色,像卷了层雾一样在她耳边晃晃悠悠地响。

 

Root不想理地缩了下,结果胃部却因为这一细小动作的牵引而拉出剧痛。她咧着嘴倒吸了一口气,想起了一下被从中间撕裂的脆弱的破布,呲拉呲拉地在空气里裂开,尘埃晃动。

 

到这阵儿Root才发现自己原来胃疼的厉害,冷汗薄薄的一层湿了前额,嘴里哼哼唧唧的轻声一直就没断。

 

老毛病了。Root眯着眼想自己平时也没这么矫情,今晚大概确实是喝多了。再说她现在缩在一个陌生却还算温暖的怀抱里,整个人都是松散的,一颗心软得像是阳光下四脚朝天露出肚皮的猫。谁见过缩人怀里的猫还龇牙咧嘴地装腔作势?

 

吃药。那个声音叹了口气,有点不耐烦的一边说着一边把药片堵到Root嘴边。如果不是Root现在疼得一阵阵迷糊,她可能会意识到那把声音当中奇异的认命般的无可奈何。但现在,Root只剩下身为病人的自觉性了,顺从的张了嘴,把药片含到嘴里,感受到瞬时消融带来的一阵儿苦涩。

 

接着那个人伸手扶了扶她的下巴,让她抬头,冰冷的玻璃杯壁轻轻磕到她的牙齿。Root迷迷糊糊地疼着,晕眩和黑雾仍然没怎么散退,没力气接过水杯,她任由对方喂她喝水。温热的水滑进口腔,顺着喉咙向下,胃也温暖了许多。

 

整个过程Root都没怎么清醒,再加上疼,她觉得自己迟钝的就像在做梦。很大很大的房间,只开着床头的灯,柔黄色的灯光低迷微弱地轻轻向外扩散着,和尘埃颗粒一起漂浮。陌生的女人收回环住她的手,转过身去放下水杯。她的耳钉转身时发出微弱的光。

 

再醒了的时候已经早上七八点了。Root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浑身都疼,头疼的尤其厉害,她眼前的影啊一阵阵叠,但胃里那把剪刀没了,昨晚的疼痛已经消退。

 

赤着脚踩在干净的地板上,她的腿有点没力气。明明想着当时衣服是从门口一直脱到床上,应该掉一路才对。现在却看到它们都被丢在不远处的沙发上,虽然乱,但是完好。

 

她就没见过这么贴心的一夜情对象,喂她吃药不说,还给她捡衣服。

 

这个人是真的有趣,Root笑着想。

 

她这样想着走进浴室里,温热的水流顺着她的头发直直的流下。Root顺着自己的脸颊向后拢了拢湿漉漉的长发,露出宿醉后略显憔悴的脸,先前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疲惫忽然一股脑地涌上来,扼住她的喉咙。

 

她就这么赤裸裸的站在浴室里,蒸腾的水汽弥漫在小小的空间当中。过了好一会她才迟疑地伸手把上面擦下去了一块儿,于是她在镜子中看见赤裸站着的自己,身上留满了的吻痕和淤青,嘴唇和脸颊因为温暖而湿润得微微泛红。

 

这些都有原因,可是解释不了眼眶的红。

 

这是Hanna离开的第三个月。

 

Root有些难过地发现她无法再自欺欺人地以孤独定义自己空荡荡的心。

这是痛苦,她清楚地意识到。这种情绪挤在她的胸口,满的她要炸掉。


喜欢请不要忘了小红心/小蓝手/评论【爱您

周末事多这章更的有点少,周一我尽量双更qwq

评论(11)
热度(135)
  1. karma.229北海有鲸其名落 转载了此文字

© 北海有鲸其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