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生而无望。

肖根 | Loveless 【1】

非正剧向,一个炮友变情侣的早就想写的恶俗梗,不会太长,十章以内完结。

 

没什么文笔,写不出她们之间哪怕万分之一的张力,一切ooc和不好吃的原因都是我,还请见谅。

 

整个故事大概都离不了Root的作死【。

 

0

 

Root想,她只是孤独。

而孤独需要纾解。

酒精在身体里发酵,带着醉意的眼睛蒸腾上迷蒙的轻柔的笑。她拉过眼前的女人,手心滚烫地将指尖扣在她顺着脖颈向下的小块微微裸露的皮肤,微微湿润的嘴唇直接印上女人的嘴唇。

她懒洋洋地亲吻着眼前的陌生人,漫不经心地指尖拉扯着她的衣领,勾着她,向她身边靠近。

对方很快夺走了她的主动权,用滚烫的舌肆意的加深着这个吻,然后Root的耳尖和胸口开始发烫,滚烫。那天,灯光,灯光,舞台上歌声,躁动,女人的单耳钻石耳钉。调酒师手中来回晃动的酒瓶和点燃的蓝色火焰,绿色橄榄,柠檬片,还没来得及融化的冰块。深吻,深吻,深吻

……她叫什么来着?

Root一边伸出手勾住小个子女人的脖颈继续加深这个吻,一边像猫一样轻飘地笑着,模模糊糊地想。

 

 

1

 

要是Root说,John,我觉得那谁谁挺不错的。那真不意味着她就看着人跟乌龟看绿豆——看对眼了似的,那就是意味着,那人将会成为Root下一个猎物了。

一开始John和这小疯子一块儿租房子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人的破事儿。第一次见面那天Root用黑色的发绳扎了个简单的马尾,带着副镜片似杯子底儿一样深的眼镜,单手在笔记本上敲得噼里啪啦的响。他怎么看都觉得这小姑娘挺好的,专注认真,人畜无害。

后来他发现阅人无数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John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以Root男友的身份把堵门口的女孩劝走。最初他还能耐着些性子低声的柔和的安慰那些破碎的心,次数多了他也倦了,索性想出这么个法子,办事效率是快多了,危险系数却也跟着上升。要不是他躲得快,他猜以刚才那女孩那一巴掌的力度他明天怕是不要上班了。

这也没办法,Root是从来都懒得理这些事情的。她工作自由一星期不出门都无所谓,John不行,他得天天朝九晚五,这就必然绕不开那些守在门口的不甘心的人。这小蹄子撩的人,最后烂摊子却还得他来收拾,John说不出这其间是个什么道理,只觉气得有些胸闷。

等John转身回到屋内时,Root已经换了身衣服。黑色的长裙,贴身,显身段,露出光滑美艳的背部,丝毫没被刚才的闹剧影响的模样。

又要出去?John皱着眉头问她。

手机铃声在这时不适宜地响起,John下意识地瞥了一眼,看见了Harold的名字。

Root把手机放在肩头夹住,方便自己接电话的同时能继续化妆。电话那头是她认真负责的心理医生一如既往的关心。

Root,你有一个星期没来了。Finch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虑。

我最近状态很好。

这星期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人吗?Finch显然不是很相信她的话。

没有。这是实话。

有没有特别烦躁想砸东西的时候?

没有。这是谎话。

这星期你没有和任何人发生性关系?

没有。这是实话。

没有自己……?

没有。这是谎话。

那好吧,有没有和朋友一起出去逛街什么的?

没有。

有没有还想追求刺激的时候?

Root把头发挽起的手顿了顿,眨了眨眼问,哪方面的?

身体的,精神的。

没有。这是谎话。

Finch听起来稍感放心的舒了口气,Root赶在他说出更多的询问前说,时间不早了,Finch,我要睡了。

你是不是要出去?她的心理医生立刻警觉起来。

没有。这当然也是谎话,她发现自己有些不耐烦。

好吧,Finch像是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这两天你这一定要来一次,这是要求。

知道了。Root抿了抿画好的嘴唇,挂了电话,把手机丢进身边的小包里。

今晚这次就别给Finch发短信了好吗,Root蹬上高跟鞋后,站在门口对着John说,当然,你想跟他说声晚安我没意见,只是别告诉他我出去了。我明天还得去见他,那太尴尬了。

就当帮我个忙,之后我可以帮你把Finch约出来喝次咖啡,作为好处。

John靠着墙一副“见鬼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表情盯着她,Root没理他,笑意盈盈地走了。她并不担心自己今晚的所作所为会让心理医生知道。

 

Root想,她只是孤独。她太寂寞了。这种空荡荡的情绪几乎弄得她要疯掉。

 

酒精在她的身体里发酵,带着醉意的眼睛蒸腾上迷蒙的轻柔的笑。Root下意识地拉过眼前的女人,手心滚烫地将指尖扣在她顺着脖颈向下的小块微微裸露的皮肤,微微湿润的嘴唇直接印上女人的嘴唇。

 

之后的事情Root倒是真的记不清楚了,反正每次都相差无几。所有的空寂都化成了胸口里欲望和火焰,她亲吻着眼前的陌生人,拉扯着女人的衣领,勾着她,向她身边靠近。

她的身体在诉说着需要。她需要。

 

需要。

 

滚烫的舌很快肆意的加深了这个吻,刺眩的七彩光球在疯狂旋转飞闪,在那些混乱和窒息一样的亲吻之中,Root的耳尖和胸口开始发烫,滚烫。性欲逐渐向脊椎尾端蔓延开来。Root伸出手勾住女人的脖颈,心在胸口狂乱地跳动。

 

那天,灯光,灯光,舞台上歌声,躁动,女人的单耳钻石耳钉。调酒师手中来回晃动的酒瓶和点燃的蓝色火焰,绿色橄榄,柠檬片,还没来得及融化的冰块。深吻,深吻,深吻。女人的嘴唇尝起来就像无数的金酒、辛辣威士忌、干苦艾酒、甜味苦艾酒的混合,红樱桃和橄榄点缀,一种Root从来没有尝过的味道。

在窒息中,被引诱出情欲染上嘴唇和心脏,她的灵魂恍若不由自主地旋转。

接下来的一切就像Root预想的那样,陌生的地点,陌生,一场激烈的性爱。她抱住对方的脊背,身体无意识地随着对方的动作起伏,沙哑低沉的呻吟陌生得钻进她耳朵里去让她耳尖都滚烫的像在着火。快感越聚越多,生理性的泪水逐渐粘连住了Root的睫毛,她看不清眼前女人的脸,也看不清天花板的图案。

但这些她都不想去管。

Root在喘息之余莫名其妙地回想起那个女人嘴唇的味道。

这或许会她这周遇见的第一个有趣的人,她想。


喜欢请不要忘了红心与评论【爱您

*讲真你们真的爱这篇就多催催更吧,我这人就这德行,没人在后面催绝对会坑【。

评论(16)
热度(175)
  1. karma.229北海有鲸其名落 转载了此文字

© 北海有鲸其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