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生而无望。

RF|失而复得


假设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吧

没什么剧情,圣诞贺文,也算是我回来的复健【希望你们还记得我【。

圣诞快乐





刚醒来的时候睫毛还很沉。

未完全拉上的窗帘中漏出来阳光,毫不拐弯的投到他身上,微微一抬眼就换来一阵儿耀眼的微痛。Finch坐起了身,还没全然苏醒的大脑随动作轻微昏沉的晃。一阵儿晕眩,他的思绪忽然就有点弥蒙的空。

还没来得及反应些什么,一只手就从背后懒洋洋地环抱住他,胸口紧接着自然而然地贴上他的后背。这一下忽然就觉得烫,于是热度就细细密密的从他的皮肤下蔓延成淡弱的红。

其实不该觉得尴尬,不该觉得有点窘迫,毕竟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只是分开这么久再像现在这样忽然重新能够在早上一起醒来,他忽然觉得反不过阀来。

日子久了,身体的反射弧也开始陌生和迟钝起来,现在他坐在那坐着,闭着眼睛意识到自己的有点荒谬的敏感。

特工先生可能是看到了,可能是没有。Finch不知道。他只知道John自顾自的靠过来,然后低头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笑着说了声早安。

那是个非常短暂的触碰,简直算不上吻的亲吻,像一个错觉,只是眨眼的功夫,可是如此坦荡自然。

身为特工的自制力在这时得到了体现。John没在他身上赖。吻这一下的时候喉咙里拥簇起一两声心满意足的胡乱的声音,没什么实际意义。Finch听了便有些想笑,发现原来CIA的特工也有幼稚到无聊的时候。John也在笑,低低地,他不用看都知道,笑得像只柔和的温柔的龙猫。

床上的重量减轻了一半,塌陷回还,松软的复合。Finch知道John起身去做早餐去了,他还是没转身,只是抬手在床头柜摸了眼镜带上。

视线重新清明的时候Finch忽然意识到自己睫毛濡湿了,喉结上下滑动的时候忽然出现割裂的剧痛,尖锐极寒的冰块堆积着,冻结了他的手指,刺穿了他的胸口,就像看到鲜血流出于是他恍恍惚惚地重新意识到自己是切实活着的。

他没法想象六个月前John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一颗6.5的子弹擦着他的心脏从胸腔划过。

Finch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这种感觉他只有过两次,另一次是在他父亲离开的那个浓郁而深沉的夜。那是一种筋疲力竭的感觉,穿透灵魂。像是水。动辄淹没,寒冷寒冷的感觉漫入喉咙连哽咽都不再可能。

这绝对是一种超出了同事的感情,甚至连朋友的形容都不够亲密。

他在那时意识到他是喜欢特工先生的。

房间很空,厨房里的水龙头拧开的时候Finch能听到水声,John拖着拖鞋在客厅里走动,喉咙里哼哼着滑出一两声歌。

他怀念这个,Finch想。

他总是觉得自己太过幸运,失而复得。


FIN

【一点FREETALK】

很久没写过RF了

现在我回来了,就算这个圈已经冷了也会继续产出,毕竟我依然爱着他们

喜欢请不要忘了小红心和评论

评论(13)
热度(71)

© 北海有鲸其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