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生而无望。

【肖根】[10 ways to meet you/2]:Always Good To See You

打算开个系列,十篇AU组成(挖个大坑慢慢填

不管以什么方式,她们终将遇见彼此。

第一篇为了偷个懒就拿旧文凑数:

Hello Sweetie(黑帮AU)

——————————————————————

特工AU  Samaritan在这篇里设定为一个和CIA水火不容的特工局

对这种设定的了解仅是几部007的水平,所以有bug请尽情的指出来。

 #她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01

那是在一间哈瓦那的小酒吧,乱哄哄的热带小岛,每个人都在喊着赌博,赌一切可以下注的东西。

每个人都喝了太多的酒,甚至连Shaw也是。她能感到酒精流窜在血液里的火花,带来令人愉悦的微微的晕眩。她坐在角落里安静地观察着她的目标,直到另一个不请自来的人在她身边坐下来。

这是另一个同类,另一个像她一样的人——绝不属于这里,却又可以融入这无序而混乱的城市。

“FBI or NSA?”

“Neither.”

Shaw的视线从目标移向对面的女人,她尖锐而明亮的注视不加任何修饰地落在自己身上,蜜色的眼睛里水光潋滟。Shaw不打算问她的名字,问名字是一切麻烦的开始。所以Shaw决定叫这个看起来有些意思的女人Kitling——尽管她并不喜欢猫。

“So who are you?”

“Just a girl who want to have a drink with you.”

这时Shaw注意到她的目标终于落单了,她起身跟着他拐进了酒吧的卫生间。几分钟后她重新出来,回到她原先的位置上,继续喝着那杯她没喝完的威士忌。Shaw在抬手时注意到自己袖口在刚刚溅上了血迹,显然那只猫咪也发现了这一点。她嘴角慢慢弯起来,但Shaw清楚她闪烁不定的眼神里没有笑意。

“你瞧,我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Shaw一点都没打算隐瞒。她放下酒杯耸了耸肩,准备离开。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再多呆一秒都会是多余的。

“No, you are the best.”

在Shaw起身的一瞬间她听见那只猫咪这样说。

“And you can call me Root.”

她举起酒杯,弯起嘴角,向Shaw眨了眨眼。

Root.

这个名字听起来比Kitling好玩多了,Shaw想。

02

后来他们断断续续见过几次,Root称之为心照不宣的默契,而Shaw认为这只是这只疯狂的猫咪处心积虑制造的巧合。Root知道Shaw不止一次想要弄清她背后的组织究竟是什么——CIA的通病,他们总想弄清楚所有事,以获得所谓的安全感。

 

“你为什么总喜欢惹麻烦,Sweetie”

“不,Root,你错了,是你开始了一切,记得吗?我只是个玩游戏喜欢玩到底的偏执狂。”

然后Shaw转过头来盯着Root一字一句地说:

“但如果你下次再叫我Sweetie,我会毫不犹豫地给你的膝盖两枪。你知道我说到做到。”

Root被Shaw认真而严肃的表情吓得缩了缩,小声嘟囔着:

“Alright,honey.”

 

Root是个胆子很大的家伙,有时候甚至过于无所畏惧了。而更为糟糕的是,她最擅长的事大概就是让Shaw失去理智。

Shaw一直想要找出Root背后组织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她本能地不希望Root属于自己的对立面。

人生中第一次,她在还未交锋前就明白,自己会输的彻底。

03

Root举着枪打开房间的落地灯时,看见浑身酒气的Shaw站在她的屋门前。

她一点都不好奇Shaw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家的。

“你欠我一把新锁。”Root看着刚刚被Shaw粗暴地一枪崩掉的电子锁,叹了口气半开玩笑地说,却被Shaw一把抓住了手腕,力道之大让Root差点本能地重新举起枪。

今晚的Shaw闻起来就像发霉的威士忌,Root从来没见过这样的Shaw——她所熟知的的Shaw在喝下三大瓶伏特加后依然能够不偏不倚地射中目标。此刻她紧紧地抓着Root的手腕,仿佛溺水的人抓住浮木,她总是冷静的琥珀色眼睛藏着一团陌生的情绪。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Shaw,我知道Cole死了。我很抱歉。”

Root贴近Shaw的耳侧轻声说,轻的像句叹息。

“我不应该觉得悲伤的。”

Shaw终于放开了Root的手腕,靠着墙壁慢慢地滑坐下来。

“But can you tell me how did you deal with that?”

明亮的月光下,Shaw的眼睛像一片深深地高纬度的湖泊,流着血的嘴唇让她看起来比平时脆弱得多。她小声而无助地喃喃,Root清楚这种无能为力的绝望。

Root将枪丢在地上,金属滚落在地毯上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她抬手用拇指滑过Shaw嘴唇上凝固的血迹,垂下的发丝扫过Shaw的脸颊。

她说:“我什么都不做,我会好好睡上一觉。然后活着的人继续活着,死了的人上天堂。”

Root靠着Shaw坐下,轻轻地将她环住,安抚似的抚摸着她的肩膀。

“你应该睡一觉,Sweetie,不用担心,你还有我。”

这一次Shaw没有掏出枪来给Root的膝盖来上两枪,她只是像寻求温暖的动物般本能地朝Root的怀里蹭了蹭。Shaw浸润了烈酒后的声音比往日要低,像是从喉咙里滚出的低吟,她说:

“It’s always good to see you.”

04

第二天早上,Shaw给了Root猝不及防的一个吻——当然,仅仅是落在耳畔。

“A Sameen’s way to say thank you.”

从来都将一切掌握在手中的Root因为这个计划之外的吻愣了愣,随即笑起来,嘴唇落在了Shaw紧抿的嘴唇上。最初只是嘴唇的触碰,接着Root微微张开嘴,轻轻咬住Shaw的下唇,同时伸手捧起Shaw的脸强迫她抬起头来让自己有个更好介入的角度。有什么东西开始呼之欲出,像撕破了茧的蝴蝶。Shaw恰到时机的伸出手揪着Root头发而自己侧过头去结束了这个吻。

 

“A Root’s way to say welcome.”

那个小疯子喘着气笑着看着Shaw,明亮的眼睛让她想起那间哈瓦那的小酒吧。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Shaw都没有再遇到Root,这给了Shaw很多时间去理顺她们之间的关系。

然而到最后她依旧没有办法给这段关系定义。

05

Shaw说不清自己每次遇见Root都是在执行任务中是一种什么奇怪的定律。

那个倚在走廊墙壁上的女人抬起头来,笑着说:

“It’s been a while.”

Shaw没有表现出多惊讶,事实上,在几周前她就查出了Root深埋的身份。

她在出这次任务之前做好了一切准备,但她发现,当她真的遇上Root时,她说不出一句话。

这时新搭档的声音突然从耳麦中跳出来,“我已经就位了,你现在在哪?”

Shaw犹豫了一下,“我在和一位朋友聊聊。”

“朋友?见鬼,我记得CIA在Samaritan没有朋友!”

“Actually, it’s Root, just calm down.”Shaw皱了下眉

“Root?What Root?你的意思是SamanthaGroves吗?!上帝,她可是Samaritan的高级特工!而我,以及你,可是来刺杀Greer的!!她的顶头上司!”

Shaw丢下一句“我等下同你联络”有些烦躁地切断了通讯。

“给我看看你们的计划。”

Root缓缓向她走来,她的腰间别着一把nano,Shaw清楚得很。

Shaw深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静一些,“听着,Root,我不想让你为难,但如果你要阻止我,我会不得不给你两枪,尽管我并不想伤害你。”

Root笑了起来,而Shaw在她的笑容里疑惑地挑了挑眉毛,她说:“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Sweetie,我效忠于这个机构,却不服务于Greer个人。”

“但我清楚这个老狐狸的每一个细节,也许我能给你提供些有用的帮助。”

Shaw笑着摇了摇头,问她:“那如果是这样,你又为什么会在这呢,Ms.Groves?”

她回答:“Because I’m just missing you.”

“我有说过你调情从不会挑个好时间吗?”

“Always.”

06

之后Shaw接到了Root的电话。

她说也许她们应该找时间去喝一杯。

“Not Ms.Groves and The indigo ,just Root and Shaw.”

Shaw听见Root在电话那头笑,她能想象出她眼角眉梢弯弯满是笑意的模样。

“That will be a good idea.”

 

FIN

————————————————

喜欢请不要忘了红心与评论 爱你们

以及有什么想看的AU可以留评论啊,正好快要200fo了,我大概会选几个感兴趣的写进10 ways吧qwq

评论(12)
热度(150)

© 北海有鲸其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