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生而无望。

【肖根RF】今天李四家的的白菜自己长腿跑了!(FIN)

开了个tag#今天李四家的白菜被拱了吗#方便姑娘们看文

谢谢给我留评论的你们,我有时候没时间一个个回但真的每个都看啊!我很爱很爱你们啊!

——————————————
20

在Finch以为他这辈子都看不到爱情小电影的时候,机会来的比他想的还快。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原本正在出外勤的Root突然回来了。Finch还没来得及问,出来拿小甜品的Shaw就看着她先开口:“你受伤了?”

“我没事。”Root尽力让自己的步伐看起来正常,却被Shaw一手抓住。她的力气大的惊人,肩膀被牵动的伤口传来的尖锐疼痛让Root皱起了一张脸。

下一秒她就发现Shaw将甜甜圈叼在嘴里,拍了拍手上的糖霜,二话不说地把Root扛回了自己房间。

Finch兴奋而激动地迅速低头给自家特工发短信:

“John快回来看色情片啊!!!”

21

“衣服脱掉。”

“呃,听着,Shaw我并不介意,但你看在我还受着伤的份上,能不能缓一缓……”Root缩成一团窝在Shaw的床上咕咕唧唧,枕头上全是Shaw的气息,这让她觉得左肩的疼痛并非那么难以忍受了。

“想什么呢你!”Shaw冲Root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却还是动作轻柔地将她扶起来,“你后面又没长眼睛怎么给自己上药?转过去,我帮你包扎。”

这次Root顺从地将衣服脱下来,转过身去。她能感受到Shaw在看到她渗着血的伤口时突然变得急促的呼吸,湿热的气息落在Root的肩膀上,像是滚烫的琥珀般灼人。

Shaw在担心自己。

Root意识到这一点,勾起了嘴角,笑得像一只偷吃到蜂蜜的小熊。

22

Root突然回头时,Shaw正低头进行最后的包扎。

Shaw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猝不及防,有些慌乱地把头转开,假装专心于包扎来避免和Root的直视。

Root却并不打算放过她。她侧过头去吻了吻Shaw的嘴角,留在嘴角的糖霜让这个吻变得比以往更为甜蜜而黏人。

Root盯着不知所措的Shaw笑了起来,没头没脑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I love you,Shaw.”

她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Shaw的回答,Root不以为然地瘪了瘪嘴。Shaw每一次都是这样,她已经习惯了。

但这时她突然听见Shaw小声而含糊不清的声音:

“我知道。”

“可我没有能与之对等的爱来给你。我没有那些应有的感情,Root,我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被爱。”

Root抿起嘴艰难转身,伸手捧住Shaw的脸颊,大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嘴唇。Shaw那双像湖水一样的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她,像一只委屈的小狗。

“而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Sweetie,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你对我有多重要。”

“于我而言,你就像有着白色篱笆的充满安全感的家。而我,我可以是种满后院里的罂粟。这一点都不矛盾。”

Root凑到Shaw的耳边低声说,见鬼,Shaw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女人说起情话来这么让人招架不住。

在Root还打算继续说下去时,Shaw没有任何征兆地咬住她的嘴唇,将她所有的话都以吻封缄。

这是Shaw能想到的让Root闭嘴的最好方法。

23

那天下午她们挤在Shaw不算大的床上,却什么也没干。

真是难以置信!Root腹诽。

Shaw借口Root有伤在身需要休息强迫她睡午觉,Root一边不依不饶地大叫着“得了我三岁开始就不睡午觉了!”,一边迅速地钻进Shaw的怀里,将头埋在她的颈窝。

Shaw常用洗发水的薄荷辛香让Root前所未有的心安,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满足地在Shaw的脖子上轻啄一口。

“你再这样闹腾我不敢保证我不会做出些什么来。”

她听见Shaw没好气地威胁她,心想着也许偶尔的午睡也是可以允许的。

24

之后Root终于从她的小客房搬进了Shaw的卧室,Finch心情愉悦地给她们换了张大点的双人床。

但为了表示一下他那天没看成小电影的不满,Finch假意惺惺地叫住了给Shaw送甜甜圈的Root,“我查过你的资料,Root,你从不失手。那天的号码难搞到让排名高居榜首的你都吃瘪了吗?”

Root连一丝惊讶的神情都没有,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Finch说:“如果你敢把这告诉Shaw,我就把你在她卧室装监控以及你们干的那些小坏事全告诉她,看我们谁死得快。”

夭寿了这还结婚呢就学会威胁未来岳父了!

这吓得Finch赶紧喝了口煎绿茶压压惊,琢磨着什么时候赶紧去把那摄像头拆了免得留下罪证。

25

总而言之,Finch家的白菜,哦不,闺女总算是送出去了,Finch所剩无几的烦恼又少了一个。

如今唯一值得他烦恼的就是自家特工的小肚子了。

“Mr.Reese,我觉得为了你的小肚子你应该少吃一点甜品……”

Finch伸手抢下John拿起的最后一个甜甜圈,毫不客气地吃起来,边吃还边含糊不清地给出建议。

接着John就弯腰凑到他的嘴角温柔而缠绵地舔去了Finch嘴角的糖霜,低沉的声音从舌尖滚落:

“也许适当运动下会更有效。”

FIN

——————————————
没有驾照的我拒绝开车 点到为止 剩下的你们自己想象吧!

有些仓促地把这个坑埋了是因为我脑子里又有一个坑了

娱乐圈AU 依旧肖根RF插科打诨,在想要不要把卡姐豆豆德西玛一起喊来围观,啊比较人多热闹´_>`

理理思路过两天开

觉得自己这种死不正经的文写多了,已经忘记怎么正儿八经写东西了……

评论(22)
热度(97)

© 北海有鲸其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