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生而无望。

【欧美群像】Our Love and Loss


把自己吃的cp写了个爽x

写完发现虽然说自己杂食好像喜欢的cp并不多啊连个整都凑不齐´_>`

小言向 OOC[捂脸
—————————————

01【RF】

没人记得那个古怪的人什么时候住到这条街上来的。

他瘸着一条腿,很少出门。

他有一条荷兰犬,帅气的大狗狗。

他收养了一个男孩,听说那孩子的父亲是CIA特工,牺牲在了一次任务中,而他的母亲因为受不了打击选择了自杀。

他偶尔会长久而沉默地看着男孩,然后告诉男孩他让他想起了一位故人。

他一定是个军人,你瞧他那古怪的性子,还有他的腿,那一定战争里受的伤。

人们这样猜测他的身份。

军人吗?男孩从来不这样觉得。

“你觉得你经历了至亲的死亡,没有比这更糟的事了,对吗?”

“而我经历过更糟的。更糟的是你没有死,你得背负他们的死亡。”

男孩记得他曾这样对自己说。

男孩记得他曾翻箱倒柜找出一件西装,那不是他的西装,相对他的体格来说过大的西装挂在他身上看起来有些可笑。

“I miss you.”他在寂静的夜里小声喃喃,低头亲吻西装的衣襟,“I miss you.”

男孩熟悉这种表情。

这是失去至爱的人最为卑微的空洞呐喊。

他才不是什么军人,男孩想。

他就是一个痛失所爱的普通男人。

02【肖根】

那场混乱之后Shaw再没有听到任何关于机器或者Finch的消息,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要去哪。

最终她又回去当了军医,救死扶伤听起来比四处突突人高尚得多。自己真是被Finch这样的老好人带坏了,Shaw想。

在那些炮火纷飞长夜无终的日子,总会有一些护士们会声音欢快地对她说:“听说我们就要赢了。”

“得了吧,人们总是喜欢这样说。可他们从来不会说我们失去了什么。”

“哦上帝,你真消极。”

小姑娘失望地歪着脑袋看她,医用口罩上方那双水润而明亮的眼睛看着她。

Shaw突然想起很多年前也有人喜欢用这样一双眼睛,笑眯眯地看着看着自己。

那个漂亮的小疯子喜欢笑着对Shaw说:“哦,Sweetie,你不能这么悲观!”

她笑起来就像只懒洋洋的猫,Shaw喜欢她的笑。下雪的时候喜欢,有阳光的时候也喜欢。

可Shaw从来没告诉过她。

“那是因为我经历过这种失去。”

Shaw真后悔自己没有告诉她。

03【佩花】

剧组里偶尔有人会开Lee和Orlando的暧昧玩笑,其实并不是空穴来风。

他能陪着他,他能记住他说的每一句话,他能一直注视着他 ,他能逗他笑。

Lee清楚自己喜欢这个男孩,这个天生就会发光的男孩。

但他不是最初遇见他的那个人,之后他的闪耀实际上都与他无关。

他喜欢他。

可他不敢喜欢他,他不该喜欢他,他不能喜欢他。

Orly曾经笑嘻嘻地靠在Lee身上,神采飞扬地同媒体说“没错,Viggo没法参加这部电影是这部电影最大的遗憾!”

记忆里这是他们最近的距离。

04【桃糖】

[平行世界AU

Chris从来没想过能和Downey以如此近的距离相处。

一小时前Downey抱着他的枕头狂敲自己的拖车,嘟囔着自己的床又硬又冷,毫不客气地占领了自己的床和被子。

得了吧,所有人都知道Downey有着全剧组最豪华的拖车。可Chris什么都没说,他并不打算拆穿Downey这个没有任何说服力的谎——反正他总会扯出另一个更扯蛋的搪塞过去。

现在Downey舒舒服服地躺在Chris的手臂上,平稳而细微的呼吸落在Chris的脖颈,Chris知道他是在装睡。而自己今晚肯定也是睡不着了,Chris想。

他们沉默无言,过了很久,Chris低声没头没脑地问他:“是不是曾经有人也像我一样爱上过你?”

Chris等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以为Downey大概真的睡着了。怀里的人抬头吻了吻他的胡茬,低声回答:

“没有,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爱过我。”

05【福华】

John发现自己的记忆开始衰退,于是他开始将那些他觉得重要的东西写下来。

Sherlock Holmes的名字被写在一张小纸片上,John一直把它收在左胸的口袋里。

再后来,Mary因胃癌去世,John有了每年回221B陪哈德森太太过圣诞的习惯,他有时会看着对面空荡荡的沙发出神。

又过了七八年,哈德森太太也离他而去。John把221B买了下来。John的记性变得更差了起来,他经常会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换下那张诡异的笑脸,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买这间屋子。

好像是为了等一个人。

但从来没人敲他的门,除了有个喜欢穿着黑色大衣的高大男人总喜欢在221B的门前溜达,却从不敲门。

终于有次John叫住了他——John总觉得他知道些什么自己记不起来的事。

“嘿,你认识他吗?”

John把那张写着Sherlock Holmes的泛黄的纸片递给他,纸片的边角因为他的反复摩挲起了毛边。

“我觉得他对我应该是很重要的,可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了。”穿着毛衣的毛绒绒的John歪着头认真地看着他,像只目光湿漉漉的泰迪。

有那么一瞬间,John觉得这个陌生男人的眼眶有些发红。

真是个奇怪的人,John想。

06【PN】

在官方给出Neal的死亡证明后,Peter并没有表现出过度的悲伤,只是他再没有接过第二个CI,也没有接受上头的建议调去总局。他像过去一样总是会去第十二街那个狭小的酒吧,说那儿烟味没别处那么浓,威士忌也更纯一些。

可人们从不知道,Peter和Neal第一次见面是在那儿。很多年前,那个带着帽子的年轻人坐在他身边空座,黑发柔软,眼睛幽蓝,在走时请了Peter一杯威士忌,顺便带走了他的钱包。

一切就是那样开始的。

既陌生又熟悉。

很多年后,吧台后的酒保叹气摇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趴在凌乱的酒杯中哭得像个孩子。

07【EC】

Erik觉得自己这一生足够拍一部又长又绕的电视剧了。

最不能错过的是第一季第一集,他想起那天Charles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水中,湛蓝的眼睛在浓郁夜色中亮的惊人,认真而专注地盯着他。

“You are not alone.”

有时候Erik会想,Charles也许并不知道这句话对一个“怪物”的魔力。就像让一株生长在漆黑冰冷的水面之下的水草,看见了遥远的光。他可以为之粉身碎骨,万劫不复,自此改变一生轨迹。

想到这,Erik无法抑制地笑了起来。

Charles像是不满他居然在这个时候还分神,愤愤地咬了Erik的嘴唇。

唔,Erik在失去理智的前一秒想,看来这集是限制级。

08【狼队】

Logan记得他们第一次接吻。

他们粗暴而缠绵地在Logan随意停在公路边的车里亲吻,像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或是一场折磨的高烧。

之后当他们大晚上偷偷溜回学校时,被教授抓个正着。破天荒的,教授没有进行一番说教,只是罚了Logan一个星期的全校卫生。

而觉得于心有愧的Scott陪着Logan一起搞了一星期卫生,Logan对这意料之外的独处时间很是满意,甚至想去找教授再领一星期罚。

那年他30岁,Scott刚刚过完他23岁生日。Logan偶尔抱怨自己和他认识太晚,而Scott则会笑着在他肩上蹭来蹭去,说他们还年轻的很。

很多年后,尽管异于常人的细胞让Logan看起来和几十年前没什么不同,但他无法否认他才吹灭了75根蜡烛。调皮的学生拒绝用数字蜡烛代替,硬是给他点了75根蜡烛,差点没把他头发烧了。

吹完蜡烛后失望的学生们没找到Logan丢蛋糕,他们不知道他一个人跑去学校里那个小小的也许称得上是墓地的地方去了。

这一年Logan75岁,而Scott永远24岁。

“啧,这可真他妈不公平。”

Logan叼着他的雪茄骂骂咧咧地蹲下,却发现自己哽咽得再说不出一句话。

————————————————
刀全是官方先动的手!

不收快速,水表已拆,不走夜路。

评论(25)
热度(141)
  1. 起名了(-ι_- )ᖘ大名北海有鲸其名落 转载了此文字

© 北海有鲸其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