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生而无望。

#存梗##念念不忘十题#

「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了很久了。 」

那是八月的某个黄昏,第十二街狭小的酒吧,他突然的在身旁空位坐下,黑发柔软,眼睛幽蓝,漫不经心地点燃一支烟,瞥了一眼peter忘了摘的名牌,淡淡的烟圈吐在空气里。
他叫他的名字,简单的音节千回百转。
peter记不太清那晚他们聊了些什么,只记得他离开时,嘴唇轻轻擦过了自己的耳际,轻的像蝴蝶的翅膀低掠而过,细微的电流像顺着湿润的空气迅速入侵到四肢百骸。

“Ciao,peter.”

peter感觉到他原本装钱包的衣袋空了,却并没追出去。他看着那个带着帽子的身影一溜烟似的消失在街角,某种直觉让他如信仰般相信,他们来日方长。

六年后八月的某个黄昏,neal顺从地让他将手铐轻巧地拷上,依旧仰起头来笑眯眯地看着他,眼里藏着一片洌潋的水光。
"Ciao,peter."

他说过的,他们来日方长。

评论
热度(11)

© 北海有鲸其名落 | Powered by LOFTER